自动驾驶大规模爆发前夜,最早布局的软银为何选择离场?

记者 | 李京亚

编辑 |

全球自动驾驶领域大规模爆发前夜软银却选择离开自己最具实力的选手。

日前,通用汽车宣布,将以21亿美元收购软银愿景基金一期在自动驾驶初创企业Cruise上所持的股权,并替代软银愿景基金继续投资Cruise 13.5亿美元。交易完成后,软银不再持有Cruise任何股权或收益权。

Cruise是Waymo在自动驾驶领域最强大的竞争对手,软银愿景基金一期是Cruise的最大财务投资方。2018年,在通用汽车以10亿美元并购Cruise的两年之后,软银愿景基金一期在通用的背书下向Cruise投资9亿美元,并承诺还有第二笔13.5亿美元会在Cruise启动旧金山的商业化服务后到账。通过这笔当时自动驾驶领域最大的单笔投资,软银拥有Cruise公司近20%的股份。

Cruise已经累计完成了超过60亿美元的融资,估值达到390亿美元。

今年2月1日,通用汽车对外官宣,Cruise将准备在旧金山推出自动驾驶Robotaxi商业乘车服务,可软银承诺的第二笔投资并未到账。

软银为何决定现在卖掉Cruise股份尚不清楚,但业内认为原因有二。其一,软银资产的急剧下滑给孙正义带来了不小的压力,Cruise股份所释放的丰厚利润正是软银所需,愿景基金对Cruise投资的9亿美元升值到21亿美元,软银想拿着赚到的12亿美元离场;其二,Cruise与通用汽车在未来的发展方向和IPO选择上一直存有分歧,Cruise当初同意被通用收购的条件之一就是保持自身独立性,软银的存在保障了这一点,通用希望踢软银这个强援离场,以便自己决定Cruise的未来。

All in自动驾驶

孙正义对出行赛道的痴迷源自对自动驾驶的看好,他很早之前就表示,“不管发生什么,自动驾驶汽车都会到来。当自动驾驶汽车出现的时候,提供打车服务的成本会变得非常高效” 。

于是,愿景基金一期首批重仓领域就有自动驾驶,而软银对Cruise从下注到离场反映了愿景基金能力的变迁。

这只基金于2017年5月完成了1000亿美元的巨额募资,该数额是有史以来最大PE基金的三倍。此后,这只基金以PE资金规模运作却秉承VC打法,针对中美科技领域的成年独角兽下注。

愿景基金财力雄厚,被其看重的项目都能获得超过常规发展的几倍资金,既有机会以超过上市公司的资产规模长期处于私营状态,也可在架构上有更多灵活性。Cruise创始人Kyle Vogt在2018年表示,软银入股后,正经历亏损的Cruise资金充裕,正在重组成为一家架构上更像初创公司的组织。

愿景基金还倾向在同一类别多重下注,确保自己总是赢家。

从自动驾驶领域两笔最大出手来看,2018年选择Cruise,更多看重的是通用汽车作为传统主机厂的可靠;2019年选择Nuro,体现了对硅谷新贵的追逐,还弥补了软银在无人配送领域的空白。愿景基金的Portfolio中还出现过硅谷自动驾驶五大家族中的另一位—Aurora的身影。

除了对自动驾驶细分赛道的独角兽直接投资,软银也率先触及到了与自动驾驶相关的所有软硬件领域。

2019年之前,在软件方面,愿景基金一期领投了地图公司Mapbox;在智能算法领域,看上了专注自动驾驶数据收集与软件研发的Nauto;在硬件领域,愿景基金双面押注了激光雷达黑马Innoviz和激光雷达的潜在替代品Light。

2019年底,软银率先实现了在自动驾驶领域的All in。与此同时,软银对同时期声名鹊起的造车新势力却兴趣冷淡。

令人困惑的离场时机

完成了自动驾驶领域的布局后,软银水逆悄然而至。

2019财年结束时,软银集团净亏损达到创纪录的167亿美元,愿景基金一期是拖后腿的主力。OneWeb破产、Wirecard丑闻、Brandless倒闭,负面接踵而至,WeWork的巨坑,投资组合中以Uber为代表出现的8家2019年上市企业都出现了投资金额和回报倍数的倒挂,给软银造成了致命打击。

3个月后,软银通过在二级市场买入科技股实现了从巨亏到盈利的反转,但这并不代表真正走出困局。

软银起初仍寄望于自动驾驶挽回局面。在2020年3月,软银宣布开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股票回购之际,仍敲定了对滴滴自动驾驶部门的投资,投资体量与对Uber自动驾驶部门相当,由愿景基金二期执行。可惜的是,到了2021年第三季度末,软银对滴滴的120亿美元投资只值75亿美元。

2020年之后,愿景基金二期开始活跃于台前,它的体量远小于一期,将自动驾驶领域排除在外,对相关产业链的涉猎也基本停滞。

2021年第三季度,因投资组合中的顶级科技股估值低迷,愿景基金再次出现了创纪录的亏损,亏损总额达102亿美元。孙正义亲口承认,软银正处于一场暴风雪之中。

受低迷投资业绩影响,软银的离场时机变得令人困惑。其重仓持有的Uber自2019年5月上市之后便连续遭遇股价暴跌,可软银在最艰难的时日并未想过减持Uber,而行至2021年,软银股价重回正轨之后,却开始陆续抛售Uber股票。

此番对Cruise的套现也是一样。自动驾驶烧钱人尽皆知,Cruise仅2018年就亏损了15.12亿美元,且业务进程令自己的CEO都不甚满意,可过往的软银力挺到底。如今Cruise在商业化落地大有起色之际,软银却放弃了享受Cruise未来可能带来更高收益的机会。上月月初,Cruise宣布已经 “达到了运营完全无人驾驶汽车的里程碑”,这是向软银发出信号表达它正在等待第二笔承诺资金。六周之后,软银的红包并未到账,也给了通用汽车踢其出局的借口。

愿景基金早期在自动驾驶方面与国内有关的重要投资,除滴滴之外还有商汤科技。去年年底,商汤科技IPO之日股价暴涨,此后维持了高水准估值,这种表现帮助软银在刚刚过去的第三财季中收获了小幅盈利。

其实,软银并没有完全放弃在自动驾驶领域的投资,愿景一期去年年底低调参与了曾重仓的Nuro的最新一轮融资,后者估值已经涨到了86亿美元,很可能给软银带来丰富的收益。

全球自动驾驶正处于L2向L3级别转变的关键阶段,整个行业处在爆发初期。软银提前看到了自动驾驶的未来,却受困于当下的自己。这家巨头需要等真正缓过气来,才能重估自己创造的价值。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科学汽车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mgshkxzzs.com/qckj/9747.html

zh_CN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