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下半场,宁德时代如何继续领跑?

(图源:宁德时代官网)

文/经纬

编辑/孙越

在这个满是续航焦虑的新能源时代,宁德时代,又丢“大招”了。在上周的新品发布会上,宁德时代向业界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神行超充电池。

该电池“人如其名”:可实现“充电10分钟,续航400公里”,电池充能至80%SOC仅需10分钟。这也就意味着,安装神行超充电池的新能源汽车有望在补能效率上,与传统化石能源汽车处于同一水平。

神行超充电池,并不是宁德时代今年唯一的新品:

4月19日,宁德时代在上海国际汽车工业展览会发布能量密度可达500Wh/kg的新产品凝聚态电池;

去年发布的4C麒麟电池也在一天前的4月18日官宣“联姻”理想,搭载麒麟电池的极氪009车型在4月17日全球首发交付。

新品辈出的背后,是强大的业绩支持。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成绩亮眼,营收涨幅超60%、营业利润翻倍。与此同时,宁德时代的投入也在疯狂翻倍:宁德时代科研投入涨幅超70%。

一系列数据表明,宁德时代的飞轮正快速转动:巨大的体量提供了海量科研投入,海量科研投入又反哺宁德时代的营收、利润增长。

而遥望整个动力电池赛道,多个车企自立门户,与此同时,新能源车残酷的下半场已然降临。在此情形下,宁德时代将如何稳住身位,继续领跑

PART-01

满电10分钟的秘笈

一辆新能源汽车的电池充满电需要多久?两小时?一小时?还是三十分钟?

(图源:偲睿洞察)

8月16日,宁德时代给出了新的答案:10分钟。根据宁德时代官方介绍,神行超充电池充电仅需10分钟,续航便可达到400公里。常温状态下,神行超充电池 10 分钟可充至 80% SOC。即使在寒冷条件下,多数电池出现续航打折、充电效率低下的情况,神行超充电池也能够在30分钟内充电至80%。

除了这些吸引眼球的性能以外,更令人关注的是,神行超充电池是全球首个具有4C充电能力的磷酸铁锂电池。

4C充电能力与磷酸铁锂,是这之中的关键词。4C充电能力,意味着电池需要在四分之一小时内完成充电。而作为常见的电池材料,三元锂和磷酸铁锂材料,优劣势明显。

通常快充领域的研究常集中在三元锂电池上。相比磷酸铁锂电池,三元锂电池拥有更低的内阻以及更高的本征导电率,导致在充电时有更大的恒流比。所以通常情况下三元锂电池充电速率大于磷酸铁锂电池,是快充电池的天然选择。

但是由于三元锂电池中材料钴的价格持续居高不下,相比于磷酸铁锂,三元锂电池成本水涨船高。因此三元锂电池通常会被用在长续航版的高端车型上。

而如果使用磷酸铁锂电池,虽解决了大规模应用的成本问题,磷酸铁锂材料上的劣势成为通向4C的绊脚石。

为解决磷酸铁锂材料上的“先天缺陷”,宁德时代下了不少功夫:

在电池正极,采用超电子网正极技术、充分纳米化的磷酸铁锂正极材料并搭建超电子网,降低锂离子脱出阻力,使充电信号快速响应;

在电池负极,采用自研二代快离子环技术,对石墨表面进行改性,同时使用多梯度分层极片设计,在平衡快充与续航的同时,增加了锂离子嵌入通道并缩短嵌入距离,为离子传导搭建“高速公路”;

在电池电解液,使用全新超高导电解液配方,有效降低电解液粘度,显著提升电导率;

……

集多种新技术于一身的神行超充电池也并非“镜花水月”,据宁德时代国内乘用车事业部CTO高焕介绍,神行即将在今年年底实现量产,搭载神行超充电池的电动车也将在明年一季度上市。

过往的履约速度,也给神行超充电池的按时落地,打了一针强心剂。

去年6月23日,宁德时代发布第三代CTP:麒麟电池。官方宣称麒麟电池体积利用率突破72%,能量密度可达255Wh/kg,实现整车1000公里续航;今年4月17日,搭载麒麟电池的极氪009便正式交付。一天后,宁德时代与理想汽车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并官宣4C麒麟电池全球首发落地理想首款纯电车型。

我们可以预见的是,搭载神行超充电池的汽车投放市场形成规模后,新能源汽车充换电市场或将发生剧变:“慢充”的空间将进一步被挤压,乘用车换电则可能被逐渐淘汰出局。

作为新能源车的命脉,动力电池技术有足够的魅力,去改变新能源车的市场格局。

而作为动力电池的开拓者,宁德时代,已然通过麒麟电池、凝聚态电池、神行超充电池等产品的积累,一遍又一遍地稳住了动力电池的市场格局。

PART-02

轻盈的巨兽

成功没有捷径。 麒麟电池、凝聚态电池、神行超充电池电池的背后, 既需雄厚的资金池,更需常年如一日的资金投入。

7月25日,宁德时代公布了今年上半年的财报。主要财务指标令人眼前一亮:营业收入1892.46亿元,同比增长67.5%;营业利润253.57亿元,同比增长117.04%。

虽然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统计数据显示,2023年上半年整体来看,宁德时代市场份额下降至43.40%,较去年同期的47.67%也下降了4.27个百分点。但瑕不掩瑜,宁德时代的主要业务依然保持着强劲的增长势头:

按业务线来看,上半年,动力电池系统依然是宁德时代最主要的业务,其营收为1394.18亿元,占总营收的73.67%,毛利率为20.35%,比上年同期增长了5.31%。

除了动力电池之外,在储能领域,其营收成绩更加突出。根据SMM数据,2023年1-6月,宁德时代储能电芯产量排名全球第一。财报数据显示,宁德时代今年上半年储能电池业务营收为279.85亿元,毛利率为21.32%,相比上年同期均有较大幅度的增长。

两大业务齐发力,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归母净利润207.17亿元,同比增长153.64%,折合每天实现利润1.13亿元。

每天一个“小目标”固然喜人,但更令人惊喜的是,大体量且高增长。巨兽非但不臃肿,反而轻盈迅捷。

虽有新能源行业增长迅速的影响,但更要归功于宁德时代日益增长的研发投入,以及其带来的飞轮效应。

根据财报显示,2023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研发投入约为98.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70.77%。近年来,宁德时代的研发投入增长势头均保持在较高水平。

7月25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了自2020年以来宁德时代最大规模的一次股权激励计划。根据计划草案,宁德时代拟向424名激励对象授予1259.56万股限制性股票,约占公司股本总额的0.29%。首次授予限制性股票的授予价格为每股112.71元,即满足授予条件和归属条件后,激励对象可以每股112.71元的价格购买公司股票。

宁德时代正通过加大研发投入、激励员工积极性,为这个业务复杂、人员众多的庞然大物源源不断地注入活力。

万亿规模的市值保证了海量的研发投入,研发成果的转化又能为公司带来新的业务增长点,构筑了研发向产品功能转化的正循环。

PART-03

行业变局,宁德时代如何稳住江山?

宁德时代,已然在动力电池市场,转起自己的飞轮:巨额的研发投入有着出色的产品输出,在这之中,还有股权激励等“润滑剂”加速其转动。

而其下游,正在经历残酷的淘汰赛——关于新能源行业走进“下半场”的声音不绝于耳。然而这并不是危言耸听: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制造商一度接近500家。但2023年仍在正常运营的新能源车企仅剩下40余家,五年时间“十室九空”,淘汰率超90%。

如今,随着补贴退坡、国际竞争加剧、海外不利政策等因素,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淘汰赛已提前打响。

对此,华为常务董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称,未来头部车企年产量如不超过500万辆,将很难立足。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表示,在未来3年至5年内,或将有六成以上的品牌被淘汰,“中国市场的主要玩家不会超过5家”。

对于宁德时代这位“卖水人”来说,更不好的消息是,仅剩的“淘金者”也越来越不愿意“买水”了:现阶段多家头部车企纷纷自建电池厂,满足自家汽车需要的情况下会拿出一部分产能抢占市场。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保证金为242.25亿元,去年同期为298.52亿元,下降趋势明显。

为了更好地应对接下来的战局,宁德时代除了修炼内功:持续提升自身技术以外,还在向更多领域快速布局。

关于产业链上下游,宁德时代积极投资,保证自身地位。工商资料显示,目前宁德时代对外投资的公司约110家,而拥有实际控制权的公司超过600家。据财报披露,截至2023年上半年,宁德时代长期股权投资达428.21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01.82%。

宁德时代投资范围涵盖产业链上下游,包括锂电池、储能、整车制造、零部件、半导体芯片、充换电、智能驾驶以及出行等领域。宁德时代也与客户深度绑定,2023年上半年,宁德时代先后投资了包括奇瑞控股、赛力斯、极氪汽车等下游车企,以提升合作的密切度,保证自身地位。

同时,宁德时代将目光投向了海外。实际上早在2014年3月,宁德时代就在德国成立了第一家海外全资子公司。经过多年的发展,2018年上市后,宁德的出海之路越走越稳,宝马、戴姆勒、大众等德国公司纷纷向宁德时代抛出大额订单。

现如今,出海速度与强度也提上来了:2022年8月,宁德时代宣布投资不超过73.4亿欧元在匈牙利德布勒森市建设电池工厂,以满足宝马下一代电动汽车平台车型的需求。2023年2月,宁德时代与福特汽车达成合作,双方将在美国密歇根州建设一座电池工厂,总投额为35亿美元。

受益于在出海方向上的不断努力,宁德时代的产品在海外市场已经占有一席之地。据SNE Reasearch的数据显示,2023年1-5月宁德时代海外动力电池使用量市占率达27.3%,较去年同期提升6.9个百分点,仅落后第一名LG 0.1%。

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境外电池业务营收达到656.84亿元,较去年同期涨幅达195.15%,海外业务的营收占总营收比例达35.49%,逐渐成为公司的新的“金山”。

掌握了核心技术的宁德,也开始了物理意义上的“仰望星空”。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今年3月的公司业绩说明会上表示:“新能源电池的应用范围很广阔,包括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和不跑的都将电动化,市场空间很大,优质产能一定是稀缺的。”

4月19日,宁德时代在上海国际汽车工业展览会发布创新前沿电池技术——凝聚态电池。凝聚态电池剑指电动航空领域,其单体能量密度高达500Wh/kg,而同期市面上的电池能量密度在200Wh/kg左右。凝聚态电池使用了高动力仿生凝聚态电解质、高比能正极,新型负极和电池隔膜。电池内部构建有微米级别自适应网状结构,调节链间相互作用力,在增强微观结构稳定性的同时,提高电池动力学性能,提升锂离子运输效率。

更重要的是,传统锂离子电池采用液态电解液,一旦泄漏或将导致大范围短路,甚至电池燃烧、爆炸。而宁德时代凝聚态电池的电解液呈现半固态化的胶质状态,其安全稳定性比普通电解液更强。

在官宣了凝聚态电池之后,今年7月,宁德时代、上海交大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合资成立了商飞时代(上海)航空有限公司。其经营范围包含:民用航空器零部件设计和生产、民用航空器(发动机、螺旋桨)生产、航空运营支持服务、软件开发、机械电气设备制造,以及最关键的电池销售等。

业内观点认为,飞机电动化或将成为未来航空产业发展的趋势,虽然整体来看落地尚需时日。目前电池上机除了安全问题外,最大的限制性因素是电池的能量密度问题。手握凝聚态电池的宁德时代,在航空领域悄悄布局,静待产业爆发的那天,复制自己因新能源汽车起飞获得的成功。

宁德时代也在考虑新能源“加油站”的生意。近年来,宁德时代分别针对乘用车和商用车推出了换电产品。在乘用车领域,宁德时代2022年1月推出了换电服务品牌EVOGO,首个解决方案,“巧克力换电块”已经开始量产。在重型卡车领域,宁德时代也在2023年6月推出“骐骥换电”。

“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 尽管马太效应已经成为了经济运营的“金科玉律”之一,但纵观历史,看似不可战胜的庞然大物被后来居上者打败的事件比比皆是。

“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宁德时代如果想要继续成为下一个时代的王者,还需要向着太阳,一路奔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科学汽车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mgshkxzzs.com/jsjd/47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