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新闻中心
近几年我国蒙古学研究若干问题
作者:格日乐  来源:      浏览:452

近几年我国蒙古学研究若干问题

格日乐

蒙古学是以蒙古族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语言、文字、文学、历史、哲学思想、宗教、法律、艺术、民俗等蒙古族的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为研究对象的一门综合性学科。蒙古学也是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我国特别是在内蒙古自治区,蒙古学研究是继承和弘扬优秀民族文化、建设先进文化的重要内容,在保持和巩固边疆稳定、民族团结,建设民族文化强区及对外文化交流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近几年,我国的蒙古学研究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得到前所未有的繁荣和发展,在多领域推出了多方面显著的学术成果,呈现出突出的特点和发展趋势,同时也赢得了世人广泛瞩目和尊敬。因此,有必要对近几年我国蒙古学研究现状进行梳理,探讨其发展趋势,为推动我国蒙古学研究继续创新发展提供一些参考意见。

    一、近几年蒙古学研究的主要成就

    在近几年里,我国蒙古学研究资料搜集、整理、翻译、出版工作有了新的进展,研究手段和研究方法的现代化日益受到重视,各种数据库、信息库、网络建设长足发展,较好地推动了蒙古学研究持续发展。蒙古学界的专家学者努力工作,开拓进取,学科建设向前迈进,使我国蒙古学研究有了许多新进展。仅以2014年为例进行粗略统计,我国蒙古学研究领域平均每年发表论文及相关文章约2000篇左右,其中蒙古语言文字、蒙古文学、蒙古历史及蒙古族教育学研究领域平均每年约发表论文150篇以上。每年平均出版著作100部左右,其中列入“蒙古学文库”出版的约15部左右。“蒙古族族源及元代帝陵”等重大科研项目取得重要的阶段性成果,有的还取得较大突破。中国蒙古学学会组织的《蒙古学概论》的编写工作正在进行中,《蒙古学史》的编写工作也已纳入有关研究项目之中,这两个项目将结束目前蒙古学没有概论类著作和没有研究自身起源、形成、发展历史的著作的局面。学术人才数量有所增加,年轻学者得到培养、提高;各地蒙古族历史文化资源得以深入挖掘,蒙古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民族文化发展取得可喜成就。相关学术刊物、出版社及媒体较好地发挥了为蒙古学繁荣发展提供展现和积累学术成就平台的作用,特别是相关出版社近几年出版了多部学术前辈的文集。多形式、多领域、多层次的学术交流活动,使我国蒙古学研究持续保持生机与活力。特别是成功举办四届中国蒙古学国际学术研讨会,邀请国内外知名学者参加,进一步扩大了我国蒙古学学术影响力,为我国蒙古学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所有这些促进了我国蒙古学研究健康、平稳发展,且以更加成熟的面貌展示可持续发展态势。

   二、近几年蒙古学研究呈现的重要特点

(一)专家学者服务社会服务现实的意识逐步增强,各学科应用研究成果数量有所增加。如蒙古语言学研究在国家和内蒙古自治区的重视下,蒙古语文规范化、标准化工作得到新的进展,蒙古语言使用问题得到持续重视,蒙古语言文字信息化研究取得一系列成果。又譬如,在蒙古族教育学研究领域,研究者们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在蒙古族学生的双语教学、外语教学及心理教育及体质体能等问题上,以解决现实问题为出发点,进行多种形式的调查研究,推出了较多或经过实验,或经过比较的具有明确针对性、较强应用性的成果。在蒙古文学研究领域,有学者梳理文学内容的现实变迁问题之脉络,结合鲜活的现实话题加以概括和总结,较好地推动了文学创作实践。部分学者更加注重宗教现状的调研,以求推出更具现实指导性的成果和可操作的方针。在蒙古族经济社会研究领域,有许多研究成果直面现实,围绕“三牧”问题,从不同角度和综合层面提出了一些指导性较强的见解和操作性较强的措施。即是在蒙古历史研究领域,有些研究成果也将真实的历史事件、通俗生动的讲述和颇有见地的评点结合起来,增强了其可读性和应用性。内蒙古十大文化符号的确定,更是蒙古学及文化学走向应用,为现实服务,为内蒙古的文化强区建设服务的典型例子。

(二)文化问题受到近一步的广泛关注,几乎所有的蒙古学主要学科均从自身视角推出一系列文化研究新成果。蒙古族哲学及社会思想史研究向来重视蒙古族文化意识等问题的研究,近年来,这一学科发扬传统,不仅继续推出蒙古族文化思维、文化意识方面的成果,而且还发表了较为深入探讨蒙古族精神文化的新成果。在蒙古史研究领域,许多成果均涉猎专门文化研究、区域文化研究、文化影响研究等,还推出蒙元多元文化融合并存、蒙元史与中华多元文化关系方面的重要成果。而且从一些研究成果看,有些专家学者的治学方向从微观中观的历史实证,转向兼顾比较宏观贯通的社会形态探索,同时从专攻断代史或专门史转向兼及社会文化的探讨。民族文化、传统文化、土著文化及文化转型变迁等,始终是蒙古文学领域备受关注的话题,故文学的文化内涵解析、文学的跨文化影响等也始终是这一领域近些年新的学术增长点。近年来,一些蒙古民俗研究者从不同角度更多地关注蒙古族精神文化层面上的民俗事项,因此这方面的成果较为集中;较多论文成果从以往的民俗事项的记录、分析逐步转向对蒙古民俗文化地位、特点、传承、保护的探讨和其当代意义的阐释上。在蒙古族教育学研究领域,一些研究者较多方位地关注教学对象的文化基因和文化传统,试图从蒙古族文化和外来文化相互交融的层面找到突破口,解读问题,使这一领域的研究成果显得新颖别致。

(三)青年学者成果显著,他们的成果成为蒙古学各领域的亮点和新的增长点。近几年,一些青年学者和较为年轻的学者陆续出版了一批重要的学术著作。这些著作,有些是他们若干年钻研某一领域某一问题而推出的厚重之作,有些是他们将自己的学位论文修改提炼后发表的上乘之作。其中有的探讨了在学术界未被论及的重要现象,揭示了发生这一现象的历史文化背景和在蒙古族文化史上的重要价值,具有创新意义;有的则根据自己田野调查的第一手资料,将研究对象置于全球化和民族文化产业政策背景下,以如何保持好历经变化转型的传统文化,如何将其作为资源开发利用好为视角,进行深入系统的探讨,既凸现了其历史厚重感,又有一定的现实应用价值;有的则对前人研究进行认真疏理,提出许多新颖的解释,推出全新认识,具有一定的突破;有的对分散的研究成果进行整合,运用相关理论与方法,力图揭示研究对象的发展轨迹,勾勒出其总体特征;有的则是涉猎未曾深入研究之领域而推出的具有较强理论价值和富有新意的佳作。不仅如此,在蒙古学一些领域,有些青年学者成为解决疑难问题和推出前沿成果的生力军。如在蒙古史研究领域,一些青年学者在掌握多种学科语言的基础上,通过对档案资料和文献记载的详实考订,诠释了学术界多年来的疑难问题。在蒙古文学研究领域,有青年学者以发现新的理论观点和完成理论体系的构建雏形为目标,一方面审视总结以往的研究成果,另一方面进行系统全面的研究探讨,推出展现全貌、体现特点、把握规律的前沿性成果。

(四)专家学者的学术视野得到进一步拓展,蒙古学研究在相应领域和民间更大范围内以多种形式得以展开。许多专家学者逐渐摈弃从单一学科单一视角探讨问题的治学方法,研究方法呈现多元化趋势。一些专家学者从宽领域多视角审视研究对象,将研究对象置于其产生发展的广阔社会历史背景中予以考察,推出综合把握力度较强,阐释较有深度的佳作。较多的学者则将研究对象融于独特的民族文化、特定的地域文化和异质的外来文化环境加以审视,或将其与蒙古族文化思维特点、风俗习惯及社会转型联系起来研究,推出阐述得较为透彻,较有新意的成果。着眼于研究对象与社会文化环境的互动关系,从中把握研究对象的总体特征、发展规律,也是这些年蒙古学研究的显著特点和趋势。近几年,“北部边疆历史与现状研究”、“蒙古族族源与元代帝陵”、“内蒙古民族文化建设研究工程”、“草原文化研究工程 ”、“《元史》汇注 ”等重大项目的设立、实施和深入研究,不仅为蒙古学研究在更大范围内、更多领域内以多视角多方法得以展开提供了可能,也在实践中开阔了专家学者们的眼界,锻炼提高了他们的本领。除了高校、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推出数量可观的著作、论文、研究报告等成果外,一些地方和民间的文化人也依托自己的地方文化优势、第一手资料优势,或得到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支持,或通过自己努力,也推出不少较有价值的相关成果,这些成果主要集中在资料性成果、编纂性成果和地方历史文化知识等方面。

    三、目前蒙古学研究存在的主要问题

我国蒙古学研究虽然在党和国家政策的支持下,在宽松的学术环境中,经过广大专家学者及蒙古学爱好者的努力,取得可喜成绩,并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但在一些方面和层面均存在不尽人意、不能适应时代要求、社会需求及学科建设需要的问题,其主要表现如下:(1)专业分隔、学科壁垒较为严重,虽然推出为数不少的学科交叉、具有综合化趋势的成果,但学科间各自为阵的状况没有大的改观。(2)在一定范围内由于学科语言、资料档案掌握所限,由于缺乏理论功底、学术功底及研究方法的掌握更新,更由于学风文风问题,低水平重复现象较为普遍。(3)相当数量的成果囿于现象陈述,缺乏理论把握和深度阐释,思想缺席现象时有出现。(4)专题研究和个案探讨相对较强,综合研究和规律探索相对薄弱,全方位审视和全面把握力度有待加强。(5)各分支学科发展不平衡,有个别领域不仅成果数量在减少,而且后继乏人,只有少数几个人在支撑。(6)在一定程度上重大科研攻关仍然相对薄弱,组织整合研究力量不够,或研究成果缺乏整合,许多成果呈现碎片化现象。(7)尽管各分支学科应用研究成果数量在增加,但专家学者服务现实的自觉和能力尚需进一步提高。表现在基础研究方面,就学术而学术,就事论事现象时有出现,许多研究成果缺乏历史与现实的相互关照;表现在应用对策研究方面,解决现实理论问题的能力不高,有些研究仍然停留在现状分析和对策建议的提出,缺乏理论创新和可操作方针的提炼。8)缺乏学术批评和争鸣。除了在当代文学领域推出一些评论文章外,既缺乏对整个蒙古学研究状况的研究和批评,也缺乏对各分支学科研究状况的评论,更没有多少争鸣性著述或话语。急需一部分专家学者做这方面的工作,以活跃学术气氛,推进研究工作的健康发展。(9)学术视野有待进一步拓展,虽然这些年研究人员的学术视野得到拓宽,也推出一些具有宽领域、多视角的佳作,但相对于蒙古族这样一个具有世界影响的民族而言,蒙古学研究缺乏具有世界眼光、多学科立体交叉性精品力作。10)科研成果转化速度和力度均需提高,特别是将研究成果的思想文化精华从学术话语转化为公共话语,还有待做许多工作。

四、目前蒙古学研究发展机遇和趋势

  (一)我国提出的沿线各国共建“一带一路”的发展构想,给我国蒙古学研究创造了新的空间。从蒙古学角度积极宣传和深入阐释“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积极宣传和深入阐释中俄蒙经济走廊建设,应该成为蒙古学研究新的空间和课题,特别是对于草原民族曾经开辟的“草原丝绸之路”的历史与现状的研究,也应该成为蒙古学研究的新的重大课题。共建“一带一路”的发展构想,也给蒙古学研究带来新的多边合作机遇,我们应该在这合作共赢的良好氛围下,积极开展国际合作,努力造就蒙古学研究新的增长点,促进蒙古学持续发展。

    (二)蒙古学是我国人文社会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与我国诸多历史与现实问题,尤其与内蒙古自治区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有着密的联系。为此,蒙古学研究更应注重面向现实,面向现代化,不仅要加大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的重大现实理论问题和实际问题的研究,而且还要加深对自身的认识,加深对自身发展规律、自身使命和作用的研究;不仅要加强应用研究,还要在基础研究中加强历史与现实相关照的价值取向和能力,用现代眼光和创新思维加大对蒙古族传统文化要素之现代意义的深度阐释,加大蒙古民族社会文化转型的研究。只有这样,才能提升蒙古学在社会生活中的影响力和现实作用,进而赋予其强烈的时代气息,注入新的生机活力。

    )当今世界已进入合作发展时代,蒙古学也应更好地适应科研领域合作共赢之大趋势,积极开展合作,联合攻关,继续组织实施蒙古民族历史与现实中的重大理论问题与实际问题的研究;充分发挥中国蒙古学学会及其他相关学会的作用,组织专家学者合作开展各种富有特色的专项研究;还应以“一带一路”为平台,积极参与到世界文明的对话交流之中;加强与各类媒体的合作,积极开展科研成果普及工作,努力加快科研成果的转化应用,特别要注重将科研成果从学术话语体系转化到公共话语体系中。只有这样,蒙古学才能够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特别是在内蒙古自治区文化强区建设中发挥应有的作用,为人类文明新的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   

 

作者:格日乐,内蒙古社会科学院《蒙古学研究年鉴》主编、研究员。

 


主办:内蒙古社会科学院杂志社 技术支持:中实云
版权所有©2014内蒙古社会科学杂志社
地址: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大学东街129号 邮编:010010
电话:0471-4912276 4963431
扫一扫
浏览手机网站
扫一扫
浏览微信网站